第四百一十六章 大结局

    )

    第四百一十六章大结局

    “还在想他吗?”韩放和楚月牙共乘一骑,在从民富城到信阳都的小道上,空气清新,楚月牙感受着这种舒服的感觉,一直没有说话,直到韩放突然在她耳边开口了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。”韩放轻声道,嘴角露出一抹微笑。

    楚月牙坐在韩放前面,他自然看不到她的表情,她抿了抿嘴,心中暗叹,还是个小孩子的脾性,她知道他说的是什么,想他,那个“他”,她明白的,被深深放在心底,埋起来,插上十字架。

    齐州城已经过去很久了,郑龙也过去很久了,久远到好像那一件事情没有发生过一般。

    放佛模糊,却又清晰得很,最大的BOSS龙爷死了,死得一点儿也不轰轰烈烈,只是在地上挣扎着就这么没声没息了。齐大富没有损伤,他的损友欧阳亭真心不是逃走了,而是去报信去了,通知龙爷的宿敌叶仇。

    叶仇来了,秒了龙爷,带着狄夜走了。他们都得救了,齐大富继续做他的地头蛇,欧阳亭继续摆弄花草,韩放和楚月牙则是赶回信阳都。

    “韩放,我们欠他。”楚月牙终于还是说出这么一句,“许多许多,换不清,特别是我。”

    韩放嘴角的笑容僵住,随即便是释然,她说的是“我们”欠他,这样就足够了。

    “韩放,咱们下辈子都是要还债的人。”楚月牙又道,带着叹息,她要还杜辰逸,要还狄夜,他要还陆泠,都是负载累累。不过,还真过分,什么都推到下一辈。

    不过现在楚月牙是很确定有下辈子的,穿越……还有被楚月离害得跳崖的时候都一次次证明了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“你后悔吗?”一阵沉默之后,韩放便问了这个问题,“从一开始,你有那么多的选择,最后你却跟着一无所有的我,你后悔吗?”

    “那么你从一开始是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王爷,到现在变成一无所有孑然一身的人,你后悔吗?”楚月牙道,说到这里又顿了顿,改口道,“不对,不是一无所有,而是除了我之外便什么都没有的,你后悔吗?”

    “不悔。”韩放吐出这两个字来,心中却是一阵释然。

    “那不就结了。”楚月牙笑了,“很多事情呢,我都把他放下了,你也就不要去想了,谁没有点儿过去呢?现在咱们当务之急是进信阳都,我想见见我娘,好久好久没看到她了,还有水柔,婵娟……”

    “要不要先去你城郊的宅子?”韩放突然提出这个提案,“这么多年了,你都没有去好好看过吧,现在这条路反正也顺路,不如就去看看?”

    “好,先去看看。”楚月牙立刻点头,“你不说,我都还忘记我有这个产业了,这么多年了,也不知道发展成了什么样子了。”

    在韩放的快马加鞭之下,很快便到了楚月牙的买宅子的镇口,早有一个亭亭玉立的身影候着了。

    “盈香?”楚月牙看清等候之人之后,立刻勒马跳下马来,伸手就拉住了盈香的手,“你是盈香?”

    “是,小姐,我是盈香。”盈香也十分激动,几乎要热泪盈眶了,看着楚月牙,“小姐,盈香很想你,你这些年都到哪儿去了?小姐,你长高了,长大了,是个大美人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盈香,辛苦你了,我是个不负责任的,将烂摊子丢给你,自己就……”看着语无伦次的盈香,楚月牙也有一种被她传染了的感觉,有些不知道说什么,“大家好不好?还有你爹呢?大力呢?对了……盈香,你怎么梳着****的发髻,你和谁成亲了吗?”

    “我和……大力……”盈香脸上略微闪过羞怯,“原想着等小姐回来的,只是……也不知小姐什么时候能够回来,简小姐就将我和大力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楚月牙点点头,盈香早就到了适婚年纪了,是她一直忙来忙去,都疏忽了,“对了,你怎么在这门口等着我,你知道我会来吗?可是……好像我没有提前通知你啊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昨晚做梦,有周公托梦。”盈香眼神有些躲闪,看了看站在后面的韩放,“小姐,先去宅子中吧,许多人等着呢。”

    “许多人等着?”楚月牙越发疑惑了,回眼看了看韩放,他只是微笑着,什么也没说,难道是他通知的?可是这一路上,他和她形影不离,他要是去通知了,他一定知道的。

    压下心中的疑惑,楚月牙跟着盈香朝着镇子里面走去,很快便到了自己买下的宅子门口。

    依稀还记得那一次来看宅子的事情,好像和杜辰逸还有几分纠葛,好像是很遥远很遥远的事情了,后来又发生了那么多的事,那么多的阴差阳错,最后一步步的走到今天。

    “今天是有什么喜事吗?”楚月牙揉揉眼睛,站在宅子门口轻声问道,扎宅子今日是以红色为主题的,好像是要操办什么大喜事一般,就跟这户人家的要嫁女儿一样。

    “小姐回来,不就是天大的喜事吗?”盈香狡黠一笑,然后推开了门,拉着楚月牙进入了院子中。

    院中的场景,让楚月牙大吃一惊,半天没有回过神来,不仅是那张灯结彩大红灯笼高高挂的喜庆,还有等在院子中的人,看着那些熟悉的面孔,让有人一种回过神来的恍惚感。

    “月牙。”其中一人上前,微笑着看着楚月牙,虽然年纪已经不轻,可是依旧能看出这张脸曾经的倾国倾城,“你瞒得娘好苦。”

    “娘……”楚月牙终于找到了自己的生意,已经带着哽咽,一下子便扑到了九娘的怀中,一种归属感油然而生,“娘,女儿不孝,女儿不辞而别,娘不要怪女儿,现在女儿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回来就好,我知道你也是不想让娘担心。”九娘含着泪花,轻轻的拍着楚月牙的头,“回来就好,看见你平平安安的,娘就很开心了。”

    “大好日子哭什么哭。”秦疏落爽朗的声音打断了楚月牙和九娘,“过来,月牙,让我们姐妹几个好好看看你,胖了还是瘦了,是不是便漂亮了,有没有被韩放照顾好。”

    楚月牙离开了九娘怀抱,将眼中的泪水擦去了,带着笑容站在了曾经指天为誓,结拜过的姐妹面前,一个个的看过,口中说着话:“疏落,你看你就知道你和谁好上了,是不是那个穷小子啊?现在他怎么样?”

    当初要离开之前,楚月牙就隐隐约约秦疏落和吴承——在书学院中成立翰墨诗社和孟绣容比拼的时候,吴承因此和他们有了交集——有那么点关系,似乎对他上心得很,现在看到吴承也站在一边,她才说了此话。

    秦疏落脸颊一红,接着又大大咧咧的道:“怎么了,男大当婚女大当嫁,你不乐意看到你好姐妹找到好归宿吗?”

    “乐意得很,等着喝喜酒吃喜糖呢。”楚月牙笑了,看向高烨霜,忍不住就扑哧笑了出来,“烨霜,你怎么变成黑珍珠了?上哪儿去野了?”

    “出去游山玩水。”高烨霜也笑,露出白牙,神秘一笑,“遇上不少事儿呢,对了,我准备出嫁了,嫁给一个愿意带着我一起游山玩水逍遥一世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那太好了。”楚月牙也为高烨霜高兴,当初因为她假扮简明亮带来的误会已经彻彻底底的消除了,“我和韩放也是打算踏遍大江南北,到时候说不定还能结伴同行呢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都出去玩儿了,哼,把我一个人丢在信阳都。”秦疏落皱起鼻子,很不满意的道。

    “对了,水柔呢?还有婵娟呢?”楚月牙问道。

    “婵娟追随简明轩大将军去了边界,守着,可能要过年的时候才回来。”高烨霜解释道,“至于水柔吗……你可是错过了一件大事,水柔已经和秦疏落的哥哥,秦疏风成婚了。”

    “丫的,居然这么快就成婚了,我也没有出去多久嘛。”楚月牙不满的道,“他们人呢?”

    “他们会来的,很快。”秦疏落道,眨巴眨巴眼睛,“在你的良辰吉时之前,保证赶到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……我的良辰吉时?”楚月牙一时没有回过味儿来,求助似地回头看看韩放,去见了韩放一脸狐狸一样的笑容,正在和九娘说着什么。

    “成亲啊。”秦疏落和高烨霜异口同声的道,“韩放好早之前就说了日子,说一回来就跟你成亲。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是吗?”楚月牙愣住了,心中有一种很复杂的感情,“我……怎么不知道呢?”

    “我们知道就好了。九娘,我们先带月牙进去梳妆打扮。”秦疏落和高烨霜笑眯眯的道,一人架起楚月牙一边手,然后又低声对楚月牙道,“韩放已经说了,你已经是她的人了,既然都是了,自然该早成婚,九娘也是这个意思的。”

    “韩放这个卑鄙小人!”

    晚上,一切准备就绪,一对新人,满屋好友,带着祝福——

    “吉时已到,新娘新郎拜堂。”

    楚月牙心中很复杂,虽然知道迟早都要到这一步,可是这么突如其来,真的让她有些忐忑。心里准备倒是做得很好的,一直都知道会和韩放成亲,不会草率,毕竟两人一起经历那么多的事情,许多的心结也解开。

    只是……总觉得有那么点儿仓促,特别是在这么多朋友和亲人面前,好像手脚放哪儿都不对。

    不过心中却很开心的,好像一切都走上了正轨,而身边的朋友们似乎也都一个个的有了自己的幸福,很好,这样就很好了。

    “一拜天地。”楚月牙被秦疏落扶着,对着门外拜了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