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25章 刘季玉哭穷 张子让招商

    “王爷近日可听到什么谣言?”

    “倒是听说了些。”

    “哦,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有人对我说,先生此番入蜀,明面上是来封爵,暗中则是来丈土分地的。”

    “哼,一派胡言,莫说是王爷,就是蜀中其他官员,昔日在我入蜀之时,何尝不是多有照应?”

    刘璋摸了摸脑袋,心想,张谦后几次入蜀倒是真有不少人欢迎奉承,只是第一次,磨刀霍霍的可不少。不过现在的张谦,怎么说就怎么是吧!www.

    “先生说的是,不过国公欲在蜀中分地,小王一定第一个鼎力支持。”

    “看来王爷还是不信我,王爷不妨想想,从我们第一次见面到现在,我何时骗过王爷?”张谦面不红心不跳的说道,至少在刘璋的视角,张谦或有以势相压,但绝对没有欺骗。“本公可以和王爷保证,此番入蜀,我绝不会插手土地一事。”

    “是是是!”刘璋一时摸不着头脑。

    张谦继续说道:“不过我和你提起此事,是想告诉你,洛阳附近的确在干这种事,而某人在陛下面前指出,蜀中的土地都在王爷的名下,王爷,你说如果事实证据俱在,陛下会怎么想?”

    “冤枉啊,蜀中的地是朝廷的,我身为州牧,只是代为管理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此事王爷不必和我解释,王爷最好把土地簿册清点好,然后呈一份给陛下,把这朝廷的地和王爷的地分清楚,陛下看着簿册一目了然,自然就不会怀疑王爷了。”

    刘璋心都在滴血,原本无论是朝廷的地,还是他名下的地,最后不都是入他的府库吗,现在好了,不仅朝廷的地不归他,怕是自己的地也保不住了。

    “先生,自是小王原先积累的钱财都拿去支援陛下北伐了,现在要是一点土地都不留,这宗族还有先父遗留的故旧该如何养活啊?”

    张谦咳嗽一声,“我只是提醒王爷要自证清白,可没说要王爷把自家的土地也交出去吧?

    对了,临来的时候,陛下和我说了,他本有意将蜀地都分予王爷,不过被某些人阻止了。陛下无奈之下,便把成都以西,蜀郡的西南部还有蜀郡属国的东部作为王爷的封地,还准许王爷在成都北部兴建一座王城,已宣示王威。”

    刘璋脸一黑,心想,这原本的宫城他住的就挺好的。

    “王爷莫非是嫌土地小了点?唉,其实我也这么觉得,蜀中确实小了点,陛下本有意是把最富饶的胶东封给王爷的。”

    胶东,属于青州的最东面,齐地,和蜀郡相隔了十万八千里。

    刘璋一听,赶忙说道:“近点好,近点好。而且国公如此大功,尚且没有一郡之地,小王能有这么一大块地,已经足矣。”

    “王爷满意就好,陛下还说了,从现在开始,天底下就没什么州牧,不过陛下虽然不能把整个蜀地封于王爷,王爷却仍能坐镇王城,监控整个巴蜀,这益州刺史一职,我就还给王爷了。”

    刺史一职,本只是六百石的监察官,不过在东汉末年,因为地方坐大,所以许多刺史已经逐渐有实权,就好像张谦从刘璋这领了个刺史的虚名,就能管控整个巴地。

    不过刘璋的这个刺史职,只能是个监察官而已,甚至于,连真正的监察都做不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