番外

    番外:

    芊默生二胎的时候,遇到了一点小麻烦。

    顺产时晕过去了。

    耳畔最后回荡的,是小黑焦急的咆哮。

    “不是说她状况很好吗?怎么会晕?你们是兽医吗?”

    这种情况真的很少见,她身体素质非常好,所以晕过去的时候,她自己也想不明白为什么。

    再睁眼,看到的依然是小黑焦虑的脸,但这个小黑...好像哪里不对劲?

    芊默伸手想要碰触他的眉心,却发现自己的手透过他的头。

    什么情况?她死了?!成灵魂了?

    等会,好像不对劲!

    她才生了孩子晕了一会而已,他怎么看起来这么的...沧桑?

    他眉心为什么会有这么深的皱眉纹?看起来好严肃。

    完全不似平时的样子。

    床上躺着的那个?!

    芊默看到了!

    床上,还躺着个自己!

    比她现在要年长一些,更瘦一些,躺在床上闭紧双眸,跟严肃的于昶默一样,她的眉头也是紧皱的,就算在睡眠中也依然有沉重的心事。

    芊默捂着嘴,看着小黑身上的这一身制服,还有他肩膀上的章...天!

    这是前世的小黑!

    他没有回家接管家业,而是留在了老单位一路升职…!

    而床上躺着昏迷的那个自己...也没有选择她现在的职业,病榻上的她是个成功女商人。

    杀伐果断,雷厉风行。

    空中的芊默看向墙壁,上面有个挂历,上面赫然是2019,10月。

    是她前世“死”后的事?

    芊默清晰的看到,病榻上的自己还有呼吸,心电图也是正常的。

    所以,她前世根本没死?!

    什么情况,她不是被人换了心疾药挂了?

    芊默还没反应过来,就看到病榻上的那个自己睫毛扇动了几下。

    “你醒了!”那个冰冷的于昶默眼里闪过惊喜的光芒,握着她的手。

    “我...好像做了个长长的梦。”醒过来的芊默揉着自己的脑袋。

    她在梦里好像重生了,没有放弃学业,提前遇到了他,他为了她选择了继承家业守护她的成长,而她则实现了自己的心愿,成为行业的顶尖。

    俩人还有两个非常可爱的孩子。

    “我母亲帮你做了个深层催眠——对不起芊默,是我换掉了你的药。”

    空中的芊默和床上的芊默同时惊讶,药...是他换的?!

    “你忧思过度,已经严重影响到身体健康,为了解开你的心结,我只能把你的药换上专用的深眠药,再你陷入深度睡眠时,让我的母亲为你催眠,找到你内心深处的结。”

    这个于昶默异常的严肃,刀斧雕刻的脸仿佛没有表情一般,唯有看向她的时候,才有一丝温暖。

    空中的芊默突然很想哭。

    她错了。

    她真的错了。

    前世的她一直纠结俩人的身份,不肯接受他,以至于耽误了那么多年。

    怪不得这个小黑和这个她都那么的严肃沉重,俩人这些年背负的东西太多,多到彼此无法释怀。

    同样的俩人,不同的际遇,不同的性格。

    前世的芊默阴沉,工于算计,有事从来不跟他商量,也从不懂什么是撒娇。

    她只会咬紧牙关自己扛着。

    因为她从地狱走来,一路见了太多的人情冷暖,身边的亲人一个个的离去,残酷的命运让她无法相信爱情。

    在失去第一个孩子后,更是阴晴不定。

    虽拥有一切,却依然缺乏安全感。

    她爱着于昶默,却又无法把自己完全的交给他。

    俩人甚至没有结婚,他就这么一直等着她。

    而前世的小黑,因错过与她相恋的最好时机,一路等着她,无论她是怎样阴沉,都不曾放弃她。

    所以才会在她情绪最失控的时候,换掉她的药,请他母亲帮她催眠。

    所以,现在的这个自己,是催眠后分裂出来的吗?

    那她和小黑在那个世界经历的甜蜜幸福,都是催眠的结果吗?

    不,不是的,那美好的回忆,一幕幕,刻骨铭心,都是真实存在。

    芊默突然明白,这是平行世界,底下的她是真的,现在的她也是真的。

    她是不是回不去了...

    这个认知让芊默感到十分惶恐。

    无论哪一个于昶默,她都是深爱,前世今生,都是她舍不掉的羁绊。

    空中的芊默紧张,担心回不去。

    而病榻上的那个芊默,大彻大悟。

    “我想明白了,我不该纠结那些没用的,让你一直等我,于昶默,你还要不要娶我?”

    他从兜里掏出揣了几年的盒子,单膝跪地。

    “你愿不愿意嫁给我?”

    她没有立刻接戒指,催眠后的她感受到重生的那段记忆像是个梦,远没有飘在空中的陈芊默感受强烈。

    但她却能感到自己灵魂深处对他不变的渴望,那个梦让她不再压抑自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