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章穿越了

    夏江萤半梦半醒间,只觉得浑身血液都被冻僵了,脑子也跟浆糊似的,完全无法思考过多,只剩下体感。

    哆哆嗦嗦。

    几乎整个人抖成筛子,不受控制似的夸张地抽搐着。

    直到她被一阵干燥温暖的体温给包裹起来,落入一个有些单薄但是极其可靠的怀抱中,神奇的是她的确暖和了。

    而干燥带着皂角还有松香的味道,让无家可归的崽崽觉得安宁,她的原本混乱的思绪也逐渐变得更加深沉。

    直到安稳地陷入沉睡。

    次日。

    天光乍起。

    安岭村的家家户户传来动静,安歇一夜的人们早起劳作。

    村尾的傅家。

    规整的四方院落,响起了咒骂声,傅家长媳尤氏早起,她正端着一盆热水准备去伺候婆婆,余光瞥见西厢房。

    火从心中来。

    忍不住骂骂咧咧道:“啊呸,瞧着就是晦气,一窝死白眼狼,吃得粮食也不比家里的谁少,倒是娇贵,这干不了,那不能碰的,粮食都是白吃了的,怎么就没死绝!?赶紧断气拉倒!真当咱们家粮食好得的?天天白吃白喝!”

    东厢房门前。

    门帘撩起。

    傅家二儿媳姚氏正巧也抚着发髻出来,她身形娇柔,性格也如此,欲言又止,最终还是开了金口,温声劝了两句。

    “嫂子你也别太动气,好歹是小叔带回来的孩子,如今也入了咱们傅家的户籍,真说起来,也算得上半个傅家人呢...”

    姚氏模样娇柔,说起话来也温声细语的,倒是叫人生不起气。

    她端着步伐缓缓下来。

    落了几层阶梯。

    俩妯娌就碰面了。

    姚氏还抚上她端着热水的手臂,轻轻拍了拍她示意小声些。

    免得吵醒公婆。

    做人儿媳。

    早起是要去伺候公婆起床洗漱的。

    姚氏正想顺势接过尤氏手里的热水盆,却被尤氏避开。

    正厢房那边正好传来零星动静,俩妯娌都忍不住一个激灵,旋即朝那边屏息看去,见没什么大动静,方松口气。

    距离傅家不靠谱的小儿子,她们俩的小叔子带回来这些孩子的那日,已经足足过去了三天,二老的态度暂时不明,看着似乎很生气的模样,但是也没真赶人走。

    所以试探一下也就够了,可不能真闹翻天那可是找死。

    明白要收敛。

    只是尤氏还是觉得可恨,气得牙痒痒地磨牙诉苦道:“他们这些野种算什么傅家人?身上也没淌半滴傅家的血就跑过来认亲认戚,谁跟他们是一家人,一窝野种!他小叔倒是好!自己出门晃荡一圈好几年,回头就给咱们整出这么些白眼狼喂着,真不知道自家什么光景呢?”

    傅家从祖上就穷,一穷就穷了七八代,好不容易日子好些,那不靠谱的小儿子疯疯癫癫出去游历一圈竟领回来四个孩子。

    你说气不气人?

    也就最大的那个生得跟他一模一样,这个毋庸置疑,看着那一个模子出来的标致少年,就都晓得是他亲儿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