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04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

    眼前仿佛出现了蚩尤的影子,那个单纯的深爱着她的少年。

    她的声音虚弱至极:“爱哭鬼。”

    突如其来的沉默笼罩在头顶上方。

    阿金因为太过震惊,脸上反而不见什么表情,直到一只手轻轻抬起,原意是替他拭去颊边的泪水,最终又无力的垂落下来。

    赵初心勾了勾嘴角,这次离去也许会有牵挂,但已经无憾了。

    搂着她的手臂蓦然收紧,她听到有人在耳边哀伤的吼了一声,然后抱着她以最快的速度朝家的方向掠去。

    金眼爹的咆哮声很快就惊动了赵小宝,他从未见过这样暴躁的父亲,于是一种不祥的预感开始在心头盘旋。

    “爸!”他拉着赵小云一路跟在金眼爹身后,“妈怎么样?!”

    金眼爹没有理会他,只小心翼翼的把妻子抱回床上,赵小宝想再凑近一点看,忽然一道凌厉无比的视线射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滚!”

    愤怒的咆哮响彻四周,尸鬼吓得一个激灵,一手拎一个往门外跑。

    赵小宝在匆忙间回头,就连他都知道便宜妈已经不行了,金眼爹怎么会不明白?

    然而金眼爹一直不肯离去,赵小宝看到他直直的俯在便宜妈的上方,然后低头吻了她。

    在普通人眼中,那也许是情人间表达爱意的亲吻,是相濡以沫,是互相温慰。

    赵小宝已经不算普通人,在大门被关上的刹那他微微眯起眼睛,看到他父亲似乎正用亲吻的方式渡着什么东西给母亲,那东西会发光……

    直到大门真正阖上,阻隔了他的视线。

    尸鬼没走远,带着赵小宝和赵小云在门口等了一夜。

    赵小宝曲着腿,靠着墙,他知道便宜妈过不去今晚了,可奇的是他竟然没了当初的伤心和难过,剩下的只有绝望过后的麻木。

    他挨着墙,赵小云挨着他,傻丫头什么也不懂,打着呵欠问:“哥哥,爸爸妈妈在房间里做什么?”

    赵小宝低着头,不回话。

    赵小云:“哥哥,我困了,我们什么时候回去睡觉?”

    赵小宝仍是不作声,只用羡慕的眼神看着她,傻有傻的好处,至少没烦恼。

    他数着时间,希望天永远也不要亮,随后又胡思乱想,金眼爹是僵尸,在他眼中人类不过是可以饱腹的食物,他喜欢便宜妈,也仅仅是活着的便宜妈,假如便宜妈去了,他会不会吃了她?

    也许吃了也挺好,金一直渴望与赵初心的亲近,血脉相融是比所有的亲密都更亲密。

    赵小宝愣了下,五指用力抠上大腿的肉,在惶恐当中为自己的想法而心惊不已。

    浓郁的睡意让赵初心睡了过去,她睡得深沉,甚至做了一个梦。

    梦到她置身于一片皑皑白雪的空地上,阳光明媚,折射出的金芒在远处的老头身上环绕。赵初心下意识的朝他走去,低头才发现走路的竟然是一双鹤足。

    老头一甩佛尘,慈眉善目的对她招手:“白鹤,你来啦。”

    赵初心在昏迷三天之后醒来,徐徐睁开眼睛,撞上的是一双金色的眼瞳。

    金瞳的主人正温柔地吻着她的唇,不,也不是吻,他正在用亲吻的方式将体内的精元渡给她……

    赵初心眉心一紧:“够了。”

    他不为所动,搂着腰,固执的吻她。

    赵初心叹气:“我饿了。”

    他终于停下动作,握住她的手去,似要揉碎她的力道:“我去煮面。”

    赵初心有点腻味的说:“不想吃面,我要吃肉。”

    吃肉?吃什么肉?

    他没问,直接冲出门外。

    煮肉总比煮面费工夫,他不打算费工夫,于是翻出墙外去了最近的一家大酒楼,顺手打劫了人家的厨房。

    赵初心看一眼缠绕在指尖的气体,心中已经明了个大概,幽幽长叹一声:这只傻粽子。

    粽子虽傻动作倒是挺快,没一会儿功夫几乎给她弄来一桌满汉全席,又因为走的匆忙,这些鸡鸭鱼肉通通搅和在一块,俨然已经变成一桌大杂烩。

    赵初心并不嫌弃,握筷子挑着肉吃,她吃得多吃得快,似乎已经恢复到从前的食欲。

    金色的眼睛直盯着她,三日来浑浊的瞳子里终于有了神采。

    赵初心夹了一块不知名字的肉放进嘴里,嚼着嚼着视线渐渐模糊,有泪珠在眼眶里打转……

    她的小脸蛋依然是面无表情的,可眼角却有了水光。

    阿金彻底慌了神,他从未见过赵初心掉泪,也不知她是身体不好还是自己给得不够,于是手忙脚乱的替她擦拭。

    “给了多少?”她问。

    金瞳僵尸拥有四千年的修为,在这四千年中他每日汲取日月精华,以胎息术的方式将精元存储在丹田之内。

    之前她时不时会找他借气,可借的只是普通的灵气,因为自身的限制所以能借的不多,后来她体力渐弱,自知这点气起不了作用便再也没和他借过。

    谁知这傻子在她弥留之际,竟用体内宝贵的精元替她续命。

    她抬起一指,轻摁上他额际,闭目凝神间又是一叹。

    “值得吗?”

    耗尽四千年的修为,只为了修复一具脆弱的皮囊。

    “人类不过区区数十年的寿命,值得用千年的道行去换吗?”她面无表情的问,脸上还有未干的泪痕。

    阿金搂着她的肩膀:“值得。”没了她,他守着这些修为又有何用?

    赵初心愣了下,掩着唇又是一轮咳嗽。

    他顿时慌了神,俯身又要给她渡气,却被一只手格挡开。

    “够了。”她轻轻摇头,“再给我,你会死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在乎。”

    对他而言四千年的岁月算得了什么?失去她才是全天下最残忍的酷刑。

    “我在乎。”

    他微微一愣,顿时勾了唇:“初心,你是不是爱上我了。”

    赵初心忍不住笑出声:“你是真的傻。”

    她闭目调息,刚才的咳嗽只是因为身体还不习惯,等到渐渐适应这些精元,她发现她的皮囊似乎比从前更健康了,照这么下去,活他四五十年不成问题。

    转过身,那双金色的眼睛依旧一眨也不敢眨的盯着她看。

    “我欠你的,大概永远也还不起了。”她长叹,她最不喜欢的事就是欠人家的情。

    “那就一直欠着。”他冲着她笑。

    永生永世与他纠缠不清。

    她在心里想:蚩尤啊,蚩尤,怎么会有那么傻的人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她亲吻他的眼睛,“以后,换我保护你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唇被狠狠吻住,失而复得的疯狂瞬间燃成一片火海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还没吃完。”她不满的抱怨。

    他装作听不见,扳着媳妇的肩膀正准备将火海燃到床上的时候,门口突然传来“咚”的一声响动。

    赵小宝牵着赵小云站在大门外,通红的眼眶里溢满了惊喜:“妈!”

    上方的身影蓦地一僵,阿金脸上明显挂着被人打扰的不悦。

    于是这一天赵小宝又挨他爹揍了,但这一回他破天荒的被揍得很开心!

    余韵过后,赵初心汗津津的趴在床上:“你又打小宝了?我记得你曾经很喜欢他的,怎么现在老打他呢?”

    阿金蹭了蹭媳妇的脖子,想了想说:“我喜欢过他?”

    赵初心比划了下:“是呀,当他还这么小的时候……”

    他认真地听着,随后皱起眉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