☆番外(下):他的惊喜!

    众人的脚步惊起了草坪上的白鸽。

    它们扑打着翅膀,一部飞向高高的蓝天,一部分停留在教堂的尖顶上。一部分穿着雪白衣裙的小女孩提着花篮出来,像小天使一样笑着,把白色的玫瑰花瓣一路撒在阶梯上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和煦的风从效外吹来,将花瓣拂入天空。

    在唐千夜的陪同下,欧阳薇薇拿着花束出来了。

    花瓣漫天飞舞,大片大片撒落,间隙间隐约呈现宾客欢乐的笑脸,还有两个人幸福的表情。

    沙耶一脸神情黯淡,周围的欢乐声似乎都隔离在她耳外,心底空洞洞的,想起唐耀西和欧阳薇薇之前在外面说的话,她即使伤心又难过

    低声叹了叹,她正想转身离开,一黑影从上方飞过,遮住阳光,一下掉进她怀里!

    沙耶呆呆地看着怀里的花束,又朝台阶上看去。

    欧阳薇薇和唐千夜一同朝她笑笑,像是一起扔出来的,还是故意朝她扔的。

    “啊啊啊啊薇薇你太偏心了,我抢得那么奋力你也不朝我扔!”李晴在后面一阵惨叫,虽然说着婚姻的事急不来,但到了一定年龄,谁又真能不急。

    “男人婆,你就打一辈子光棍吧你!”文晨君在旁边冷冷地打击道,受了她野蛮的对待,他再也绅士不起来了。

    被毒舌攻击,李晴脸色一沉,一个凶狠的眼神杀过去

    在他们俩舌战时,周围的宾客很快围了过来,将沙耶围了个水泄不通。

    “恭喜沙小姐,下一个结婚的就是你了!”

    “哈哈,沙助理有男朋友了吗?”

    “不知沙小姐的新郎会不会在今天的婚理上出现呢,大家赶紧给她配一个好男人呀哈哈”

    “恭喜,恭喜,唐总,你知不知道沙小姐有没有男朋友啊?!”

    唐耀西看了看垂头沉默的沙耶,暗下捏了捏她的手,微笑着替她答道,“她有的。”

    沙耶更委屈了,眼睛湿湿的,当下称不舒服提前离开了婚礼,之后,唐耀西跟一些宾客交待过后也追她

    离开了

    草坪上,唐老太太看着他们二人微妙的举动,暗下了然。

    竟一直瞒着她

    ******☆五月飘零☆☆☆《重生之天价暖妻》☆☆☆小说阅首发☆******

    沙耶觉得很憋屈,别的女孩子闹情绪了都可以找个地方躲起来偷偷地哭,她完全没有这个机会,因为她窝藏在哪里,唐耀西都可以第一时间找到她,就在小的时候在幼稚园里捉迷藏一样

    黄昏的海边,金波潋滟。

    她刚坐下没两分钟,一只手就蛮横地将她拖了起来,“走,跟我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放开我,我不回去!”沙耶挣扎着。

    “几点了?不回去你等着喂鱼?!”

    红色的夕阳映照中,海边一对浪漫美好的黑色剪影。

    唐耀西抓着她手腕,轻松地像抓着一个不听话的小孩子,一路将她拖回车里。

    沙耶被扔在副架上,没好气地道,“你爱干什么干什么去,管我去哪。”

    “说,你到底在闹什么?”唐耀西右手转着方向盘,左手动作潇洒地点了根本烟。

    余晖透过黑色的车窗,只留下柔和的光晕,淡淡地照在他身上:

    暗红色的名贵西装,精英式的男士短发,轮廓分明的俊脸惊为天人!

    沙耶悻悻地撇了他一眼,心里想着自己是否真像林静香所说的那么差劲而配不上他,“林静香说你觉得我不适合做总裁助量,懦弱又没气势,你只是不好说出口想让我自己辞职是不是?”

    唐耀西很冷静,毕竟那个女人能那样对沙耶那她再做出什么都不奇怪了。

    只是,他笑了声,“你就是因为这个跟我闹别扭?”

    沙耶别过脸看车窗外。

    “那你相信她的话吗?”他问。

    “本来不相信。”沙耶细柔的声音有一丝气愠。

    因为他迟迟不给她婚姻,她不免会怀疑他是否真心喜欢她,亦或只是同情她

    “后来又怀疑了?”唐耀西好笑道,将烟掐灭后告诉她,“小美妞,你知不知道,你唯一的缺点就是不够自信,你做了五年的总裁助理难道觉得自己有做不来的地方吗?”

    沙耶摇摇头,沉默,她做得来。

    唐耀西从后视镜中望了一眼她低垂的秀脸,“那你觉得我会让一个我不喜欢的人天天留在我眼前碍眼吗?”见沙耶迅速抬起脸,他没好气地道,“像那个林静香,我看不惯的人我会让她立马消失”

    “你刚刚说什么”沙耶愣愣地看着他,“你刚刚是说,说喜欢我吗?”

    “这不叫喜欢,要怎样才算喜欢?”唐耀西简直不敢相信她迟顿的脑瓜子。

    不喜欢他会跟她在一起这么久,会对她好,还和她睡觉过夜吗?虽然他以前女人很多,但他有一定的原则,他从不会和那些女人过夜

    沙耶又渐渐低了低头,素白如莲的脸上,一抹清烟般的惆怅。

    喜欢的话,要娶她,不是吗?

    见她又沉默了,唐耀西桃花眸子深邃幽暗,声音沉沉地道,“沙耶,对于林静香的事,我很抱歉,她或许是知道了我一个秘密才会突然攻击你。”

    秘密?

    沙耶脸上怔了下,想起他一个星期前曾交待林静香出外办事了。

    “你让她去办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唐耀西没有正面回答她,“她是知道了我们的事沙耶,有一点我希望你不要误会,我至今没有跟外界公布我们的关系,我真的只是不想让你遇到像今天这样的事,毕竟你跟那些女人不同。”你没有心机,会很容易被欺负。

    “你也认为我很蠢?很没骨气是不是?”沙耶眨眨眼,眼底渐渐酸胀起来。

    车倏地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唐耀西回过身,唇角斜斜地扬起一边笑,非常宠溺地帮她理理耳边的头发,“不,你不蠢,并且你很坚强,很抱歉我今天没出来为你说话,我只是想让你知道,适时也要站出来保护自己。”若不是因为今天的事,他真的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沙耶并不是一个柔弱的人,她只是不想与那些人计较而以。

    她只是性子太过温柔。

    喜欢包容。

    她就是这样一个心地美好的姑娘,不怪他会被她感动而喜欢上她。

    车内安静,唐耀西的声音很磁性很温柔,沙耶低低地抽泣了两声,她发现她真的是无可救药地喜欢他,喜欢他的一切,从小就喜欢

    她的爱,持续了二十几年。

    如果对方不喜欢自己的话,她应该理智地退出。

    可是,她真的不想失去他,她真的很喜欢他,或许在别的女人眼中,他有缺点。可在她眼中,就算他不喜欢她,她也舍不得离开他

    女人,总是无来由地包容所爱的男人,无来由地原谅他,这不是蠢,是痴情!

    “既然你也喜欢我”她低头脑袋,声音有点颤,“那你为什么不娶我?”

    唐耀西怔了下,手肘撑在方向盘上,想了一会,道,“我会!”

    “那什么”

    她的话始终没问出来,因为唐耀西吻住了她。

    他迷人的古龙香水笼罩了沙耶,唇上的人这次吻得很温柔,轻轻含着她的下唇瓣,如呵护般地,一点点深入,深情而令人感动。

    沙耶情不自禁地抱起了他

    外面下起了雨,浠浠淅淅地落在车身上,玻璃上。夜,清冷,安静,惬意相拥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当晚回到唐宅时,已是半夜12点。

    意想不到的是,唐老太太竟然没睡,像在等着他们似地端坐在一片明黄的客厅里。

    “回来了?”唐老太太慈祥地微笑道,将提神的茶放在一边。

    她看上去年老了许多,神情也更加温和了。

    可雍容华贵的姿态有增无减。

    “奶奶?”唐耀西走过去,孝顺在她膝前蹲下,并切地望着她,“你怎么没睡,美女熬夜会长皱纹的哦!”

    唐老太太被他逗笑了,拍了拍愈发英俊稳重的孙子,“好了,就你嘴甜。”

    “那,我扶你回房间?”

    “你先回去洗洗睡吧,明天还要上班呢!”老太太疼爱地道,“我先和沙耶说两句。”

    沙耶正乖巧地候在一边,听到这话脸上怔了下。

    唐耀西看了看她们,没多怀疑,因为她们平常也会唠唠家。

    看着他上楼去了,唐老太太微笑道,“真是岁月不饶人哪,我现在都还记得他和御景在襁褓里的样子,他们都是我一手带大的呢,如今转眼都不用我操心了”

    沙耶坐在她旁边,看了看她身边站的佣人,似有所查觉般地道,“老太太,你这么不睡,是不是有什么睡要的事要和我说?”

    唐老太太看了看她,发现她还真是和来的时候一点没变,还是那个清秀娴静的姑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