番外 芙宁娜的笑

    “他们...都是你救的吗?”

    娜维娅走后,芙宁娜看着艾琳。

    枫丹被海水淹没,枫丹人在水中溶解,这是天理降下的预言。

    而艾琳现在做的事,显然是与预言相违背的。

    这不由得让芙宁娜的戒心少了一点。

    “嗯哼。”

    艾琳歪头一笑:“如你所见。”

    这回轮到芙宁娜搞不懂了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你要救他们?”

    “嗯?救人难道还需要理由吗?”

    艾琳理所当然的反问,让芙宁娜顿了顿。

    虽说是放下了戒心,但也只是放下一点点罢了。

    即使是艾琳救了白淞镇的人,芙宁娜也不可能完全放下戒心去信任艾琳。

    因为她不敢确定这是不是艾琳为了骗取她的信任,好找到她扮演水神的证据所设的局。

    这样的想法或许是有些过分了,但正如之前说的,她们的身上背负着千万人的性命,容不得一点草率和轻信。

    一旦败露,五百年的坚守都将功亏一篑。

    她没有重头再来的机会,她的机会只有一次。

    对她而言,这是责任,也是使命,哪怕是成了度君子之腹的坏人,她也在所不惜。

    但不论如何,她对艾琳的戒心至少没有之前那么重了,虽不愿对艾琳吐露心声,但至少现在她愿意与艾琳交谈了。

    “你之前说,你很了解我,是真的吗?”她小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嗯,是的。”

    艾琳微微颔首:“你的过去、你的经历、你的痛苦与悲伤、你的使命,我全都了解。”

    芙宁娜开口刚想询问具体都了解些什么。

    但艾琳却是俏皮地眨了眨眼,朝她露出了可爱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嘘~!”

    “有些事情,一旦说出来了,那么一切就都功亏一篑咯!”

    是的,所谓的预言,既是命运,也是历史。

    如今的芙宁娜就是明面上的水神,可一旦她对他人承认了自己不是水神的事。

    即便对方会替她保密,但在这个世界看来,她不是水神的事实也已经有了记录,有了事实依据。

    那么命运就会产生变动,在世界的剧本里,芙宁娜将不会再是那个预言中坐在神座上哭泣的神明。

    世界将会推动着命运的齿轮,将真正的水神芙卡洛斯推到神座上去哭泣。

    这也正是为什么芙卡洛斯交代芙宁娜一定不能让任何人怀疑的原因。

    “你只需要知道,我了解你的一切,剩下的,只需意会便好。”

    艾琳眨了眨眼,蓝瞳中泛着光,似乎是在盘算着什么鬼主意。

    她很快就转移了话题。

    “我救了你一个小镇的子民,作为水神,你是不是应该向我表示感谢?”

    “额...没想到你还会挟恩图报。”

    芙宁娜虎躯一震,万万没想到天理居然会有这种搞怪的打趣的性格。

    不过她很快就调整好了情绪,将手放到嘴边,故作正经地轻咳了两声。

    “咳咳,不过你所言不错,拯救子民,本该是我的职责,你代我救下了子民,作为水神,我理当向你表示感谢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我实在是想不出来,作为天理的你,想从我身上得到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简单。”

    艾琳嫣然一笑:“我初来枫丹,想在枫丹玩玩,但却缺少一个导游,所以...做我一天的导游,如何?”